中国高等教育学会

当前位置:中国高等教育学会 > 高教视点

周远清:我任会长12年

2015-01-19

周远清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名誉会长)

 

        我于2000年11月就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第四届会长,2006年4月在学会第五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连任会长,2012年8月学会第六届会员代表大会上正式卸任,担任了近12年的会长。我离开行政岗位以后的主要精力就用在学会的工作上了。2013年学会举行成立3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使我感慨万分。高教学会经历30年,我干了12年,占1/3还多的时间,2015年是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会刊《中国高教研究》创刊30周年,在这30年里,我当了12年编委会主任,2年的顾问。这促使我认真地回顾了12年来在学会工作的体会和经验。

  我在2000年11月学会第四届会员代表大会上的讲话中,表达的第一个意思是高教学会的会长不好当。第一、二届会长是南翔同志,第三届是东昌同志,在酝酿的时候我就提出由我来当,落差太大了,希望换人。另外原来高教学会的工作方针是以中小型活动为主。在这一指导思想下如何开展工作?学会工作既无权又无钱,更主要的是没有什么地位,所以也就只能做一天算一天。但是在会员代表大会上我表了一个态,“我能力有限,特别是视野有限,要做好这项工作确实有很大的难度,但我会尽责尽心尽力,在副会长、秘书长和大家的协助下,把这项工作做好。”

  回顾12年的历程,我也算尽责,尽心,尽力。虽然没有大的成绩,但在如何做好高教学会的工作中也做了一些探索,也有一些体会。

  一、学会工作也是一项事业,需要有人去奉献,有人去探索

  随着一个国家民主建设、文化建设的发展,学会工作会得到更多重视与加强。学会工作是政府工作的补充,群众工作的一个部分。政府转变职能,简政放权,加强学会工作就是其中的一方面。从行政工作岗位到学会工作岗位会感到很多的不适应,总结起来就是“三无”:无权无钱无地位。如何使学会从“三无”到“三有”,有权(更多的应该是话语权)有钱有地位,需要学会工作的人努力探索,当然更希望相应的行政领导、政府领导加强学会的工作和指导。从国家体制改革的走向看,从政府职能转变的方向看,学会这类组织的工作是会不断加强的。

  二、从大力推进高等教育科研的广泛开展到大力促进我国高等教育科学研究质量和水平的提高再到进一步提升高等教育国际化的质量和水平

  在2000年11月召开的第四届会员代表大会上,我明确提出学会工作的宗旨是大力加强高等教育科学研究。高教学会是群众性高等教育科学研究的学术团体。在2006年4月召开的第五届会员代表大会上,我讲述本届理事会的工作宗旨应是大力促进我国高等教育科学研究水平的提高。讲话的题目就是“努力提高高教研究的质量和水平,为繁荣高等教育科学作出新贡献”。在2012年8月召开的第六届会员代表大会上,我在讲话中提出了要提高高等教育科学研究的国际化水平。当然,这是我作为原会长的一种设想、一个希望、一种思路。

  在2000年至2012年的12年中,应该说高教学会采取了不少措施来推动我国高等教育科学研究的开展和质量水平的提高。

  如从2001年开始,每年举行一次高等教育国际论坛,每次论坛主题都精心策划,大会的发言也是精心安排。每次论坛都与有关省政府或者省教育厅联合组织的,这也在不同程度上推动了各地方高校的教育科学研究。每年一次的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已成为我国高等教育研究领域的峰会,一面旗帜。吸引了一大批大学校长、书记参加,大多数高等教育研究专家、学者都十分珍惜这个会议,努力提交论文,积极参加会议。高等教育研究是一个新的领域,总体上说是一个弱势群体,要提高全国高等教育科学研究水平必须大力推动高等教育的学科建设和研究生的培养。以前我们只有4个高等教育学博士点和两个一级学科(教育学)的博士点。很多高水平的大学都没有高等教育学的博士点。我曾经说过,我们什么都研究,就是不研究自己,并且高等教育方面的博士论文水平也有待提高。多年以来全国各学科每年的百篇优秀博士论文中从来没有高等教育学方面的论文。为了提高研究生培养质量,我们采取“硕士生抓教材,博士生抓论文”的思路。从2004年开始,学会组织评选高等教育学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每年举行一次,最多评出5篇,并且在国际高等教育论坛上举办博士生分论坛,深受博士生和导师们的欢迎,对提高博士生论文水平和培养质量起了重要作用。截至2012年,已连续举办了8届共评出48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同时,有2篇入选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由于自始至终贯彻同行评议、学术卓越的原则与标准,保证了论文评选的客观性和公正性,在学术界赢得了良好声誉。自2004年启动高等教育学硕士教学参考用书以来,学会组织编写并已出版8本教材,其中有的教材非常受导师和学生欢迎。

  为推动大学教育科研院、所、室的建设,学会建议并协助教育部办公厅起草和下发了《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建设的意见》,经过3位部长批示并召开大会落实文件精神。潘懋元同志曾说过,他盼这个文件盼了20年。

  为促进和支持各省、市高教学会进一步开展教育科学研究,学会专门筹集了100万元,立项10个课题,推动省级学会高等教育科研的开展,促进高等教育科研质量水平的提高,并以此作为高教学会工作的主线,同时,团结队伍、凝聚力量,引导各级学会的工作。高教学会多年来做了不少的工作,应该说成绩也是显著的。在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上,虽然我即将卸任,但我还是提出,要进一步提升我国高等教育科研的国际化水平。《教育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了提高教育国际化水平,要提高教育国际化水平必然要提高教育研究的国际化水平。我曾在有关文章里谈到,提高教育国际化水平非常重要的是要有国际视野,要努力培养了解国际事务、熟悉国际规则,在国际教育、科研舞台上有竞争能力的人才,因此提出“国际视野中国道路”。如何提高教育科学研究的国际化水平呢?是不是要提出提高教育科研的国际化水平?我觉得还有待于深入的思考,提出来共同研究、共同探讨。当然,要提高教育科研国际化的水平,必须加快建设国内外有影响的甚至在国际上有地位的、高水平的高等教育科学研究机构。这也是建设高教强国的现实需要。

  三、要把握正确的研究方向,引领全国高等教育科学研究的发展

  用“引领”两字是否太高?我想目标应该是起到“引领”的作用,或者作为一种希望。

  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灵魂是教育思想,教育思想适应了我国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符合了教育规律,高等教育的改革发展就容易统一思想,改革和发展就容易取得成绩,所以“引领”作用主要应该是思想“引领”作用。高教学会应该十分关注教育科研的动向,把握正确的研究方向,把精力集中到引领全国高教研究发展的方向上来。

  2007年正式启动的“遵循科学发展 建设高等教育强国”重大研究课题就是一个探索。当年10月,经过酝酿提出高教学会要组织一些比较大型的科研项目来活跃和引导全国的教育科学研究。2008年1月学会与高等教育出版社联合启动“遵循科学发展 建设高等教育强国”重大研究项目,项目分13个子课题,自主申报,学会确定承担单位。这个项目由高教社资助600万并且被列为“国家社科基金‘十一五’规划2008年度教育学重点课题”“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重大攻关项目”。全国主要的高等教育研究专家、学者以及有兴趣的大学校长都参加了这个研究,一些行政管理人员参加了研究,参加者近1500人。来自150多所高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组成了13个子课题的研究队伍,每个课题都要出一本书,目前大部分已经结题。陈至立同志担任本课题的顾问,参加了课题的开题大会和涉题的国际论坛,并将为本书写序。

  课题研究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引领这个时期高等教育某些方面的研究,并通过这个研究团结和组织研究队伍并培养人才。

  酝酿了一段时期的另一项重大研究项目“中国特色高等教育思想体系研究”,目前课题已经完成中期研讨。该课题希望通过高等教育强国到思想体系的研究,探索作为高等教育学会如何来引领高等教育科学研究。当然要引领全国的高等教育研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做多方面的努力,更重要的是要有高水平的科学研究,要有一批高水平的专家学者。高教学会应该通过一系列的活动取得高等教育科学研究的话语权。这些可能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并且也是一个探索过程。

   学会经常主动邀请主管高教工作的司长、副部长做报告,介绍当前高教形势和改革的一些政策、措施,使得高教研究更加密切结合当前改革发展实践。

  四、办好高水平的刊物,是一个学会的基本建设

        作为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办好《中国高教研究》这本杂志是学会的一个基本建设,是需要学会下功夫、下大力气办好的一件事情。学会的杂志是学会的一张名片,是一个学会的标志,也是学会在社会上声誉的一个象征和凝聚学会会员的一个阵地。我国关于教育研究的杂志太多,但办得有水平的不多。《中国高教研究》多年来在各位理事、各位会员和学校的支持下办得越来越好,得到了学会内外的欢迎和支持,水平也越来越高,影响也越来越大,应该继续努力办好这份刊物。办好一本杂志,我想需要加强四个方面的努力:第一,政策性。政策要更加鲜明,也就是方向要更加正确。第二,思想性。思想性要更强,这里也包括了教育的思想。第三,文化性。要不断提高杂志的文化品位、格调,更有文化。第四,实践性。要紧密联系当前的教育改革实践,反映实践并力求指导改革实践。《中国高教研究》要为学会的建设,要为建设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做出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