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学会

高等教育的价值及其实现

2015-02-05

  第一个假设:如果没有社会的需求,高等教育能否产生?回答是否定的。无论是回溯到大学萌芽状态的古希腊,还是现代大学形成时期的中世纪,大学的形成史表明,大学是基于社会的需要而应运而生的。古希腊的学园等教育场所或教育方式,通过文法、修辞、辩论等"七艺"的训练,能够较好地满足培养统治、商贸、诉讼人才的社会需要,因而受到推崇。中世纪大学通过文、法、神、医四科训练,满足城市生产、交换和社会生活的需要,通过从教会或世俗王权获得"特许状"而立足并逐步发展起来,表现出极强的职业性特征。可以说,高等教育是承载着服务社会的使命诞生的,服务社会是高等教育产生的"发动"机制。

  第二个假设:如果没有独特秉性,高等教育能否生存和发展?在这个问题上,相信任何学术派别都会做出否定的回答。如果其他社会组织已经具备高等教育的功能,高等教育机构就不会产生;如果高等教育的功能可以为其他社会组织所替代,高等教育机构就难以生存和持续发展。那么,高等教育的独特之处何在?这就是高等教育对高深知识或者说对客观真理的探索,以及由此延伸出来的对真理的保存、传承、推广、运用等功能。由于真理具有客观实在性,所以,要求高等教育对于真理的探索必须尽可能摆脱一切外在的干扰,这正是高等教育发展所应遵循的规律。由此,在19世纪洪堡确立的重要原则的基础上,美国学术界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又完整地提出了"3A"原则,即学术自由(AcademicFreedom)、学术自治(AcademicAutonomy)和学术中立(AcademicNeutrality)。所以,理性是高等教育的灵魂所在,无理性,无大学。

  由此可见,高等教育基于自身价值,对社会需求的满足和对大学理性的弘扬是一个统一于价值实现的同步过程;不仅如此,在高等教育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当中,两者之间结成了密不可分的关系。高等教育服务社会,既可以间接提供,亦可以直接提供。所谓间接提供服务,又可以区分为两种情况:其一,高等教育通过培养社会所需要的人才,为生产、生活及休闲等社会活动提供人力资源支持和储备;其二,高等教育通过科学研究揭示自然、科技、社会与人文领域的基本规律,为生产、生活及休闲等社会活动提供理论和认知性产品,创造知识基础和科技条件。所谓对社会直接提供服务,即高等教育机构直接提供满足生产、生活及休闲等社会活动所需要的产品或服务。两种服务提供方式中,间接服务是传统的较常态化的提供方式,而直接服务往往具有特殊性或者适应特殊需要。随着高等教育服务社会规模的扩展和深入,提供直接服务的方式正在日益受到社会的鼓励和支持。无论哪种服务方式都离不开一个共同的前提,或者说都蕴含着一个共同的精神内核,即对于客观真理的探寻和掌握。高等教育对于真理探寻和掌握的程度,从深层意义上影响着高等教育满足社会需求的程度。反之亦然,高等教育服务社会的实践,是对高等教育理性探索成果的运用、检验,同时为新的探索提供了需求导向和服务提供途径。总之,高等教育服务社会与弘扬理性构成了一个"理论与实践的连通器",两者分执两端,却在底部内在通连;两者互相制约、互相影响;其趋势是最终达成平衡,但由于其间极其复杂的转换机制,这种平衡需要漫长的过程才可能实现。

  既然如此,论争从何而来?论争的存在,反映了从理论意义上应该密切联结的两个方面在实践展开过程中的某种分裂。高等教育服务社会是其生存和持续发展的实践基础,是高等教育价值的重要实现形式。然而,当高等教育基于局部的、短视的利益诱惑而偏离甚至放弃自己的应有价值,就有可能对社会整体的、长远的利益造成损害,就有可能丧失高等教育的基本社会功能,高等教育的价值实现也就落空。反之亦然,大学理性是高等教育用以表征自身社会存在的根基所在,必须理直气壮地坚守。然而,当高等教育沉浸于对客观真理的不懈追求而无视社会实际需要的存在或置社会实践的迫切需求于不顾,高等教育的价值不仅无从实现而且势必受到质疑。从更广阔的视角看,有关高等教育价值及其实现的论争,可看作是社会对于高等教育实践的一种错误出现提示或匹配性问题反馈。这种提示和反馈,有可能是对高等教育的价值偏离或对其实现过程中的问题发出的预警和要求调试的信号。

  五

  高等教育的价值实现只是满足社会利益吗?高等教育的价值实现是多元的还是单一的?

  毫无疑问,为社会利益的满足提供服务是高等教育价值的重要实现形式。高等学校这种特殊的社会组织形式产生于社会实践,同时社会实践又反过来受到高等教育日益深刻的影响。世界各国所采取的通过发展高等教育推动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国家战略,所遵循的内在逻辑就是通过大力弘扬高等教育的理性引导社会实践并为其开辟道路。高等教育正在推动着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和以人为本的价值实现需求,促进人本身的解放和发展,正在日益成为衡量和判断高等教育价值实现的一个重要尺度。学习型社会的提出,反映了以人为本的主体性学习自觉,正在日益成为高等教育价值实现的新需求。今天我们讨论高等教育的价值及其实现,必须关注高等教育的人本性需求。

  理性既有高深玄奥之处,亦有可知可感可触的切近之物。"知识不仅仅是达到知识以外的某种东西的方式,或是自然地发展某些技能的基础,而且是自身足以依赖和探求的目的。";闲逸的志趣、高雅的情操、向善的品质、得体的言行,对这些素养进行探究和修炼的过程,就是对社会主体进行塑造的价值体现。